《达·芬奇密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以下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几位主要角色。人物的名字里含有双关语、变位字、或暗藏线索似乎是丹·布朗的风格。(剧透注意)罗伯特·兰登

◆罗伯特·兰登(Robert Langdon)——哈佛大学著名宗教符号学教授、学者。(PS:罗伯特·兰登患有幽闭恐惧症。影片中罗伯特·兰登多次地方出现幽闭恐惧症症状)小说开篇时,他正在巴黎讲学,并和卢浮宫的馆长雅克·索尼埃约定见面,却突然发现法国刑警出现在旅馆房间的门口。警察通知他,索尼埃被人谋杀,希望兰登能去卢浮宫协助警方破案。事实上,兰登已经是谋杀案的主要嫌疑人,但他一直被蒙在鼓里,警方将他弄到犯罪现场,是希望获取兰登的供词。

雅克·索尼埃◆雅克·索尼埃(Jacques Saunière) ——卢浮宫的馆长,郇山隐修会的大师(秘密首领),索菲·纳芙的祖父。在被赛拉斯(一个患白化病的 僧侣)于博物馆里谋杀前,雅克·索尼埃给了赛拉斯修道院拱心石的错误讯息,据说修道院拱心石包含了关于圣杯正确所在的暗示。在被子弹击中腹部后,雅克·索尼埃用生命中最后的时间为关系疏远的孙女索菲·纳芙留下了一系列的线索,索菲·纳芙可以利用这些线索解开他的死亡之谜,同时保护郇山隐修会所保守的秘密。

◆雅克·索尼埃的名字可能是由Bérenger Saunière而来,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物,曾经在《圣血和圣杯》(Holy Blood, Holy Grail)一书中被广泛提到。此人的中文译名叫做贝朗热·索尼埃,他是一名法国的神父,据说在他的领地法国南部的雷恩城堡内发现了圣殿骑士守护多年的“伟大遗产”的秘密,他也因此获得了当地的大主教一职与一大笔财富,他用这笔钱修建了一所教堂,而这所教堂叫做“抹大拉的玛利亚教堂”。他死后为世人只留下了两张拉丁文手稿,至今无人破解。

◆索菲·奈芙(Sophie Neveu)——雅克·索尼埃的孙女。她是法国政府的一位密码员。年幼时,父母因交通意外而去世,后由她的祖父抚养长大。她的祖父通常叫她“索菲公主”,并且教导她如何解决复杂的文字谜题。在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曾经在祖父的房间里发现一把神秘的钥匙,上面刻着两个大写字母“P.S.”后来,当她在寄宿学校读书的时候,在一个周末,她没通知祖父,早些回到家,却发现祖父在参与一个神秘的宗教性仪式。这次意外后,她开始疏远祖父,直到祖父的去世。

◆贝祖·法希贝祖·法希(Bezu Fache)——法国刑警侦查局长。强悍、精明、坚定的他被派来负责索尼埃的调查。从死去的馆长留下的线索来看,法希相信杀手是罗伯·兰登,于是把他叫到卢浮宫来招供。但 索菲·纳芙偷偷通知了兰登,因为她相信兰登是无辜的,这给法希带来了阻碍。在整本书里,法希都在偷偷的追踪兰登,因为他相信,放过兰登就意味着他职业生涯结束。但到后来,在阿林加洛沙主教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知道的内容后,立刻联系兰登和奈芙,希望他们处于警方的保护下,但被拒绝,因为贝祖.法希的一系列举动使兰登和索菲怀疑他就是隐藏在幕后的神秘导师。在最后阿林加洛沙主教找到了他,法希将他的主教戒指还给了他,他与阿林加洛沙主教的关系很特殊,但在书中没有表述。

贝祖不是一个普遍的法国名字,而是一个城堡的名字。贝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头瘤牛,因为贝祖是法语里瘤牛(zébu)的谐音。法希是法语里愤怒的谐音,但本身也是个普遍的法国名字。
塞拉斯
◆塞拉斯(Silas)一个患有白化病的主业会献身者,严格遵守肉体苦修的修行戒律,年轻时在马赛成了孤儿,此后便开始了罪恶的一生,他一直被监禁在比利牛斯山中的安道尔,直到一次因地震导致监狱部分倒塌才逃出来。他受到一位名叫阿林加洛沙的年轻的西班牙牧师的 庇护,此人给他起名叫赛拉斯,后来此人成为主业会的首脑。在小说情节开始以前,阿林加洛沙让他与导师联系,并告诉他,他将接受一个对挽救真正的圣道(the true Word of God)至关重要的使命。按照导师的命令,他谋杀了雅克·索尼埃和其它三位郇山隐修会的领袖,为的是得到郇山隐修会的拱顶石(法 语为clef de vo?te;英语为keystone,意思是“拱顶的关键”)的下落。后来他发现上了假消息的当,便为了得到真正的拱心石而追杀兰登和奈芙。他并不知道导师

◆曼努埃尔·阿林加洛沙主教曼努埃尔·阿林加洛沙主教(Bishop Manuel Aringarosa)——主业会的全球领袖、白化病僧侣赛拉斯的恩主。在书中故事开始的五个月前,他被梵蒂冈教廷(Holy See)召回,参加在意大利地区的阿尔卑斯山的一座天文台召开的一个会议,被大吃一惊地告知,在六个月内教皇将 撤回对主业会的支持。由于他相信主业会是维持教会不被分裂的力量,因此他认为忠诚要求他必须采取行动来挽救主业会。在会见梵蒂冈官员后不久,一个自称“导 师”的神秘人物和他联系,该人了解了这次秘密会议的内幕。导师告诉阿林加洛沙,他可以把一件对教会非常有价值的石像交给阿林加洛沙,这样能帮助主业会在梵蒂冈争取到极大的优势。的真实身份,而只是个协从的杀手,他明白这是罪恶的事,但只因他坚信自己的行为能拯救天主教会,还是做了这些坏事。

“阿林加洛沙”的名字似乎是“红色的鲱鱼”(red herring)一词在意大利语的(近似的)字面译法(“aringa rossa”、“aringa rosa”的字面意思就是“粉红色的鲱鱼”),尽管在意大利语中其实并非用这种说法来表示“红鲱鱼”。

◆导师导师(The Teacher)—— 一个贯穿整个故事的人物。他不只知道主业会的部份阴谋。也知道郇山隐修会的四大长老,那四位知道拱心石所在的人。他利诱阿林加洛沙并且保证会让他得到 主业会里最大权力,而那拱心石中的秘密一旦被揭发,则会摧毁他的教会。阿林加洛沙同意他的提议,被指使去保护主业会和教会。导师利用了赛拉斯和阿林加洛沙的影响力,去完成他的计划。他十分痛恨郇山隐修会,狂热想知道圣杯中蔵着的秘密,认为他们没在应该的时间揭露秘密,后来因迫切的想要除掉兰登而被发现真实身份是雷·提彬。最后的晚餐

◆安德烈·韦尔内(André Vernet)——苏黎世存托银行(Depository Bank of Zurich,似为虚构)巴黎分行的总裁。当纳芙和兰登来到银行并告诉他该银行的一位长期客户雅克·索尼埃已经去世、其帐户的钥匙已由纳芙拥有时,他非常惊讶。在奈芙和兰登试图用那把钥匙来开启银行保险箱、却不知道后帐户的号码后,韦尔内产生了怀疑,说他们在银行没有合法的业务。在他看到报纸的 报道说怀疑奈芙和兰登是索尼埃谋杀案的逃凶时,他又回来找他们,却发现两人确实输入了正确的帐户号码并取走了索尼埃保险箱里的物品,便意识到按照银行严格 的规定,两人确实是银行的合法客户,于是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两人逃生。他假装成一个银行司机,欺骗警察放过了躲在一辆银行卡车后部的兰登和奈芙。后来他改变主意,试图阻止两人,但兰登偷走了卡车,带纳芙逃到附近兰登的朋友雷·提彬爵士的城堡,挫败了韦尔内的阴谋。

◆雷·提彬爵士(Sir Leigh Teabing)——英国皇家史学家,皇家骑士,圣杯学者,(同时他的真实身份就是导师)也是罗伯特·兰登的朋友,一位独立的富翁,居住在巴黎外的一座城堡中,在兰登和纳芙带着装有拱心石的红木箱从苏黎世存托银行逃出后来到这里躲避。他对奈芙说出了圣杯的“真实”释义(参看下文)。在赛拉斯和法国警察同时在爵士家里发现他们后,三人和爵士的司机雷米一起乘坐爵士的私人飞机逃到苏黎世。当纳芙解开藏密筒,取出其中的拱心石后,爵士解释了其中的谜语含义是他们应去伦敦的圣殿教堂(Temple Church)寻找打开能帮他们打开拱心石的第二道组合锁的隐藏的线索。但真实地点却不是那里,他的真实身份就是导师。

要注意的是,雷爵士的名字是《圣血和圣杯》一书作者中的 Michael Baigent 和 Richard Leigh 两位的名字通过字母顺序的变化和重新组合而来的,该书中的观点和雷爵士的观点非常相近。

◆雷米·莱格鲁德(Rémy Legaludec)—— 雷·提彬的仆人。在和提彬、兰登及奈芙一起逃到英格兰后,他把他们载到伦敦的圣殿教堂。然而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是,他实际上为导师工作。当他们在圣殿教堂里时,他和得到导师指示来这里的赛拉斯会面。在其他人找到并解开可能藏在教堂里的秘密之前,他带着一支手枪进入了教堂,将提彬押作人质,要求兰登交出拱心石。兰登把拱心石交给他后,他和塞拉斯带著作为人质的提宾开着他的车逃走了。

◆雷米·马丁(Rémy Martin)其实是一个著名的科纳克白兰地的品牌,而科纳克白兰地也影响了雷米的命运。最后被导师利用白兰地和他的过敏症杀害。

◆罗斯琳礼拜堂的讲解员(The docent at Rosslyn Chapel)—— 监管着礼拜堂的基金会的头脑,当他看到兰登和奈芙携带的红木箱、并意识到这似乎和他的祖母所拥有的另一个箱子是完全相同的一对时,他正在为两人参观罗斯琳礼拜堂进行导游。

◆罗斯琳信用基金的监护人(Guardian of the Rosslyn Trust)—— 她实际上是雅克·索尼埃的妻子、索菲·奈芙的祖母。那位导游则是索菲的弟弟。她与雅克·索尼埃认为他们由于了解了郇山隐修会的强大秘密而成为教会刺杀的目 标。她和索尼埃都认为索菲的弟弟应该秘密地居住在苏格兰。 尽管人们猜测的是索菲全家都在车里,其实当时车里只有索菲的父母。索尼埃对官方声称索菲的祖母和她的兄弟也在车里。这位监护人告诉奈芙和兰登,虽然圣杯和 秘密文件曾被埋在罗斯琳礼拜堂的地下宫殿中,但几年前郇山隐修会已把它们转移到了法国。在看了第二块拱心石里面的羊皮纸上的内容后,她明白了圣杯的藏 所,但拒绝告诉兰登,只对兰登说他自己会想出来这个地点。她认为郇山隐修会绝无意图在任何预定时间公开圣杯的秘密。她认为就算是秘密被公开,这种公开也是 没意义的,因为即使没找到真正圣杯的地点,世界也正呈现出圣杯的真正本性及其精神力量。她还对索菲·奈芙说明了索菲的真实血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